在夏荊山、姚夢谷兩位藝術大師的諄諄教誨和引導下,1990年江曉航於北台灣重要的「觀音道場」法鼓山農禪寺,歸依了聖嚴法師並發願繪製「百幅觀音」,畫成之後於1993年間的全台巡迴展獲得宗教界與藝文界的熱烈回響,成為他在九十年代在華梵大學基金會及全台各大道場長期指導佛畫藝術的重要起點,逐步開啓了台灣佛畫藝術教學的先河。
 

1990~1993 年間也是他的工筆佛像藝術在整體線條及色彩上尊貴提昇,同時也是自己創作心靈的突破。在依循自心對佛法禪學意境及老莊精神的雙重體悟下,無論是流暢極具生命力兼融疏體、密體裡的人物線描表現、兼具各方用筆技巧的水墨山水樹石,綿密變幻萬千的白雲、將工筆與寫意技法融合的蓮花暈染、濃淡不膩極富色感層次的獨創工筆敷彩技藝... 等,都在這個大量臨摹重繪歷代經典觀音造像,以觀音為創作主題的階段中脫胎換骨, 雖然「工筆人物畫類」在台灣畫壇受到嚴重忽視,佛像創作更是冷門中的冷門,江曉航仍傾其心力日以繼夜不停地創作,他曾說過:「我只想不具任何目的、永無停竭的畫佛...,透過不斷繪製「觀音與諸佛」法相,生起能如同他們所達到的「究竟證悟」的境地,願無上的菩提心能誕生於我及一切眾生的心中 ; 願我能融攝一切的痛苦;願我能以慈悲心佈施給虛空下的一切眾生。」這個力量彷彿來自一股隱密無竭的源頭,一位發願以工筆佛像繪製的主題與形式來傳遞「大乘」佛法精神的藝術禪修行者,包括他的單純卻無止盡的繪製行為本身存在著什麼樣的意義?其最後一幅畫作帶給我們在生命的啓發為何?在台灣當代宗教藝術發展上帶來什麼樣不同的思考?都引人追尋。 

 

江曉航走的是一條藉由「佛畫創作」自修以印證「佛法藝術」的辛苦道路。他的作品廣泛吸收歴代佛畫經典,也重新摹擬了許多著名的佛畫。參考範圍從隋唐至宋元明清佛畫名作、或盛唐後由日本僧人空海帶回至日本獨立發展的「東密」或「禪宗」的佛教藝術等。在嫻熟表現技法後,逐漸能以「當下」的領悟重新詮釋過去經典佛畫,並由此延伸出全新的個人創作,逐漸因此而廣受台灣民間的喜好及收藏。台灣佛教隨著社會的繁榮進步而興盛,各地道場由小而大如雨後春筍般的開山。在社會大眾熱心參與的情況下,終讓彼時台灣宗教界的「佛教藝術」有了更豐富的發展。
 

縱觀江曉航近廿十幾年的佛畫創作生涯中,1975年在這位畫家剛離開學徒生涯的窮困時代,初期即靠妻子黃梵月協助外務幫台灣知名的長流藝廊代工日本外銷畫(包含大量繪製歷代宮廷名畫、清明上河圖、羅漢、高仕、仕女等大量經典人物畫及中國裝飾畫等),兼具智慧又能幹的妻子一肩扛起一家的生計, 讓江曉航開啓了1985~1988 第一個完整三年且穩定的佛畫創作階段,也成就了其第一本佛像畫集的集結出版。
 

江先生致力追本溯源的從古畫而來的「傳承」與「再造」的當代價值,形式與技法雖非創新,以佛畫古作為範本,認定兼具藝術與儀式功能的宗教性藝術,其莊嚴美韻是千年來的約定俗成,乃千百年來具有美感經驗與宗教感化力量的客觀藝術,毋庸輕變,所以他才明確地說:『一位好的佛畫繪者最重要的條件必需也是一位虔誠的佛法的體驗者與實踐者,才能真正契合「佛像」的本質與功能,而非一昧為了求「新」而失去了「真」』。對江先生而言這種 (Repaint;再創作)的手法並非只是一種簡單的模仿抄襲,而是透過繪者當下對於空間構圖、線條、色彩及人物情感重新定義與形塑,使歷史舊作能跨越時空,產生有意義的連結及新的時代價值,不應被視為傳統。他的老師姚夢谷先生及著名工筆佛畫前輩董夢梅教授都曾經表示過類似的觀點。以下是江曉航居士畫作「(師承)歷史」經典的例子: 

圖1:明朝仇氏杜陵內史繪
十六世紀後期

圖3:蓮池觀自在(1998~2000 年間) 

圖4:清 石濤 臥荷觀音(十六世紀) 

圖2:蓮池童子拜觀音 局部(1988 年)  

開啓台灣漢傳佛畫美術之源《二》
他的作品1
前言 :
他的作品 : 

圖5:江曉航《淨瓶觀音》1992 年,左圖著名畫家溥儒同樣臨描自明代林雪的作品。  

1988年在佛學大師南懷瑾主持的台北「十方禪林」書院裡舉辦的展覽中,這幅《蓮池童子拜觀音》(上頁圖2)作品大受好評,是為這階段的重要作品之一,其主題淵源來自華嚴信仰的演變相契,宋朝而後興起的華嚴經《入法界品》中「善財童子五十三參」主題中第二十七參,此幅為江曉航臨摹自明朝仇氏杜陵內史;仇英之女(上頁圖1)《白衣大士像》,並將原作的構圖延伸後,左下角巧妙蹦跳出善財童子向觀音禮拜的情境,畫面空間逐漸開濶起來。諸如1984年受到許多企業家愛好收藏並運用於佛堂供像的《南無大悲觀音菩薩》正坐像是源自於日本佛畫;約完成於1986年的《準提菩薩》源自明朝十五世紀作品、1988年「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則臨摹自相傳唐朝范瓊、1991年《海潮觀音》(圖6)參考宋代僧人法常(牧溪)的著名經典觀音像(圖7 日本東京大德寺藏)、1992年的《踏瓶觀音》則參考自元朝關名的佛畫、1992 年《淨瓶觀音》(圖5)則是著名畫家溥儒也曾臨繪源自於明代林雪的作品、1993年的《渡海觀音》參考自明朝大畫家仇英的佛畫、1998年台灣中國佛教會副理事長明光長老大雄精舍所收藏的「雲中觀音」參考自清朝項聖謨的水墨觀音、2000 年的《慈航普渡》為參考自清末民初梅蘭芳、2001年《蓮池觀自在》(圖3)則可能參考自清朝著名畫家石濤的卧荷觀音(圖4 日本藤并靜堂藏)、2002年《觀音大士像》參考自明朝著名佛像畫家丁雲鵬的觀音立像(圖10, 下圖)等都是此一時期的好作。 

圖7:宋代僧人 法常(牧溪)的海潮觀音, 此幅作品被日本視為最重要的中國水墨觀音畫像。

圖6:江曉航《海潮觀音》1992 年   局部

圖10:明 丁雲鵬 觀音立像(十五~十六世紀) 

  • Facebook Classic
  • Twitter Classic
  • YouTube Classic

Join us on:

 

Wuyo|Buddhist Painting Studio

台北市大安區通化街19巷11號4樓

Tel: +886-2-2707-7422

 

Copyright © 2014 by 覺無憂. All Rights Reserved. 

Your details were sent successful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