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曉航『自述.1988』

JXH個照-02.jpg

三十餘年的繪畫生涯,是一段漫長而艱苦的歲月,特別是近廿年的工筆佛像畫,緣於身為三寶弟子,使命感般的用心如斯,雖髮不蒼,齒不搖,卻因長期使用眼力,已視漸茫了。

傳統的工筆人物,從揣摩、打稿、淡墨勾線,到設色、點睛,其間的運筆轉折虛實,容貌服飾的莊嚴精雅,乃至背景的烘托,絲毫不得疏忽。

人物的形態,古人有所謂行七坐五盤三半,正確的指出頭與身材的比例,但表達人物造像,最重要的莫過於人物精神的精湛流露。精神是內心的表露,人物神情,要將感情在臉上含蓄的現出,讓人引起共鳴,這是最難傳神之處。

佛像藝術是現代人物畫,最冷門的傳統畫技,有種種非佛教信眾所能理解的特殊限制,如每尊佛皆有其特定的手印或騎獸;相貌慈悲端好,手足氣滿如嬰,脖上三道項紋等等,皆是修行圓滿之表徵;而重飾彩服,表現佛亦眾生,眾生如佛,佛我不二之意,如是形態神韻,完全憑彩筆功夫,一一展露。

諸佛菩薩願深果正,慈悲喜捨,曉航一介畫工,雖茲茲於斯,猶難於表達內心恭敬之意,畢備莊嚴,不揣簡陋謹示孺慕,尚乞諸山長老,居士大德,暨畫壇先輩不吝匡教,感荷無任。

戊辰(1988年)仲秋 江曉航識於明靜居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