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啓台灣漢傳佛畫美術之源《一》
他的故事/學習、師承
藝術家簡歷 :

江曉航(Chiang Hsiao-Hung 1945-2003)字明靜,台灣著名佛畫家及觀音畫家,出生於台灣高雄市旗山區,福建漳州大溪人。師承「宋院體」佛畫大師夏荊山、國立歷史博物館美術委員會主委暨水墨名家姚夢谷、佛學大師南懷瑾先生,以南宋院體畫、人物、山水為基礎,專注於工筆佛畫藝術的創作及教學。1983年創辦「覺無憂畫室」開啟台灣佛畫教學的先河;1990年起於台灣各大道場(佛光山、中台山、法鼓山、華梵大學... 等)佛畫班任教,將佛像藝術的「工筆繪畫形式結合禪修」的藝術教育,藉著日常「畫佛禪修」的方便法門作創作與心靈上的整合。伴隨著太虛大師「人間佛教」理念在台灣的蓬勃發展,具現一種台灣漢傳佛畫的獨特人文特質,為「當代佛像藝術繪者」找到更深刻的方向。尤其他的「觀音」作品,曾被讚譽為當代畫得最傳神的「觀音畫家」之一。
 

2003 年其生命最後一幅【雲蓮觀音】,預示(背離娑婆,返歸淨土)的戲劇性故事,留給觀者無盡想像與震撼,成為當代佛像畫家中最完整豐富心靈體驗,也引領後人無限的追尋。用他自己說的話說:「我就像被不斷召喚著,日以繼夜不斷的畫著。如果你問我為什麼,我的回答將是《我從來沒有任何計畫,不具任何目的與意義的畫我心裡的觀音…》」
 

其作品多次入選全國美展、台陽美展及台灣美展優選...等。並榮獲1998年世界佛教書畫大展「四溟大師」賞、日本東京陽光美術館典藏... 等。2000年獲國家文化部頒發「榮譽獎狀」。江先生一生共出版個人畫集5冊、總計繪製佛畫約1000多幀、其中觀音菩薩法相共700餘尊,作品風格深受民間及企業界藏家的讚賞與喜愛。 

一、他的畫佛因綠(一) :

1.學徒生涯,專業畫師的養成

師承中國佛畫大師夏荊山「宋院體」工筆人物畫的江曉航,出生於台灣高雄一個以盛產香蕉聞名的農村,少年時代的他,16 歲即因家庭經濟因素棄學北上,曾做過洗衣店燙衣學徒並在台北度過前幾年的日子,但內心終究是無法停止對繪畫的慾望。18歲那年,他看到了夏荊山先生(1923~)應徵「繪畫學徒」的報紙廣告,內心第一次感覺到「自由、踏實」。10多年的職業畫師生涯中, 逐漸為夏荊山所器重,更深入於人物工筆畫的學習,常於深夜伴夏師作畫,為他磨墨展紙,藉此觀摩,學習其作畫氣韻、運筆、勾勒、著色之技巧。在1964年至1970年期間,因夏荊山先生開設立康美術公司的機緣,因此大量繪製了以「南宋院畫」風格為主的日本外銷訂製畫,舉凡人物山水、花鳥走獸、宮廷仕女... 等名作精品,潛心傳統筆墨風采而逐漸奠定了中國工筆繪畫的深厚基礎。 

在江曉航自述中曾說過:「回憶在高雄的童年時期,即喜歡在農村家鄉的廟裡徘徊,對傳統寺廟的龍柱壁畫及八家將民俗彩繪有很大的興趣,回家後就常常塗鴨在壁面上。」

2.隨師參禪學佛《畫桌即禪桌》

除了夏荊山先生的畫藝啓蒙外,最重要的是引導江曉航走上學習佛法的信仰道路,也奠定了爾後專注佛像藝術創作的基礎。夏荊山曾對江曉航說過:「繪製佛像畫前,必先點香、坐禪片刻始得以進行繪事,期能將虔敬心表現在畫作上。」(下圖右)這句話不僅讓江曉航對於佛畫有正確的認知,也點燃了對佛法的追尋, 在佛畫藝術創作的觀念上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江曉航於夏師學徒時期的畫室留影

江曉航於繪事前的禪修訓練。

江曉航於夏荊山時期的全省美展入選作品   1969年柳蔭仕女圖   局部 

他的畫佛因綠(二) :

3.成立覺無憂畫室,開啓台灣佛畫教學先河 

1976~1988年間開始陸續師從佛學大師南懷瑾先生學習佛學、觀音法門,也跟隨著名的禪門臨濟宗第五十七代法脈大師靈源老和尚(也是台灣第一位博士比丘法鼓山聖嚴法師的宗門傳承之一)於台灣著名的基隆十方大覺寺學習禪修,期間江曉航也因信佛日深以及在師長法師鼓勵下,逐漸轉而繪製佛像,1980年代於南懷瑾大師位於台北的「十方叢林書院」開啓了台灣第一代「民眾畫佛禪修及教學」的新頁,並於1983年創立覺無憂畫室。 

1980 年代於南懷瑾大師創辦的《十方叢林書院》教授佛畫。

年輕時參加基隆十方大覺寺的禪修活動(上排左5)上圖中央為承續禪門臨濟宗法脈的靈源老和尚,右方為當時延請老和尚主法的的南懷瑾先生。 

4.師從水墨書法名家暨權威評家姚夢谷
 《如畫僧般的虔敬態度》
 

另一位對他影響深遠的是台灣美術教育家及參與籌備「國立歷史博物館」並兼任美術委員會主委的姚夢谷先生(1912~1993 年),姚公的師承之一,呂鳳子正是「江蘇畫派( 新金陵畫派)」的先驅,這種繪事風格也間接地影響了江曉航。他對江曉航先生最主要的影響有二個:
 

江曉航從1970年代末期開始隨姚公 創辦的《拾閒詩社》學習詩詞、人 文水墨創作、老莊學說;尤其姚公特別注重的《老莊》自然風格的思想特色深深的影響江曉航的工筆佛畫,流暢的線描及設色,使其作品在當代佛畫作品中別具韻味;其二是影響江先生在教學《反自由畫思想》的方法實踐。 

 

姚師常至江先生的「覺無憂畫室」指導作畫

與姚師在台北新店住處留影。

姚夢谷先生曾提及曉航繪製佛畫的虔敬態度: 

「曉航是一位民眾畫家,,少時已經皈依佛門,有一段時期的起居飲食,完全與僧人一致,而作畫的勤謹,幾乎與古代寺廟的藝術僧侶相侔。他運筆前,習慣地沐浴、薰香、參拜諸佛,而後坐定,統攝一念。因此在他恭寫的佛菩薩諸相中,自有一股超卓的佛意蘊涵,雅非時下的一般庸凡能及。」
 

並評以「拙趣」二字評論他的佛畫,「拙」並非指繪畫形式上的拙,或是視覺上鮮明的個人風格,而是自認為愚鈍、不夠聰明的, 一筆一畫不計較得失、努力踏實的個人特質。就選擇冷門的工筆佛像繪畫的辛苦道路而言,這種單純謙遜反而是項優點,由於自認為不夠聰明、別無後路才能不輕易放棄,日以繼夜緩慢且極具耐心地完成作品。在姚師餘生的最後幾年兩人幾乎成了忘年交, 上課之餘,暇日則會邀約學生來到江曉航的「覺無憂畫室」或到「拾閒盧」(姚公的居所為“拾閒盧")進行繪事,相與談詩論畫。江曉航一生人品高尚,淡泊名利,與世無争,一心教學,為人師表,帶領各大道場學生奉獻宗教公益,大多受到姚夢谷在美術教育上的精神啓發與恩澤。 

  

藝術觀念的啓蒙,永懷二師恩  

江曉航曾說過:「在跟隨姚老師數年後(1988~1993 年) 我的繪畫風格與書法也有更明顯的轉變與提升,線條與色彩均變得不拘謹而開始有種寬闊自在的臨在感了,不可諱言的如果說夏荊山教給我是《宋院體》工筆繪畫形式與技藝傳承的基礎,姚師則是我的佛畫作品中能逐漸擺脫匠氣,顯現自在灑脫靈逸之氣的老師。」這實是佛門禪法與道家兩個途徑在繪者心靈交會所帶來的藝術轉變,在繪者無比虔誠及信心下終究能走出自我的侷限,讓長久以來那個具有中國繪畫深厚基礎擅以細膩工筆的專業畫師, 在姚夢谷先生以《老莊自然派水墨文人畫》藝術觀念善巧引導下逐漸被解放開來,藉《工筆》繪畫形式來描繪莊嚴靜穆佛像,逐漸展現兼具莊嚴法度又飄逸靈動的佛畫藝境。
 

江曉航始終感念著夏荊山、姚夢谷的啓蒙師恩,甚至在其專心繪製佛像數十年後,教學事務及學生遍及台灣各大道場,成為台灣佛畫領域的代表畫家,他的「覺無憂畫室」卻絲毫沒有懸掛任何自己的作品,反倒是恩師夏荊山的一張小幅「高仕山水」舊作(右圖)及姚夢谷的水墨禪畫、書法作品,依舊長年掛於江居士覺無憂畫室入口一隅,直至2003 年逝為止。 

  

萬德圓融相好滿,神通妙用照十方;有緣眾生蒙慈光,六根開出放毫光。(題跋詩文) 江曉航書法作品(2000年)

夏荊山高仕圖(1961年):涯邊靜觀流,真空法界周;從聞思大道,無喜亦無憂。(題跋詩文) 

姚夢谷《八指頭陀詩》水墨禪畫作品(1962年)。

上圖:江曉航1996年的達摩禪坐圖,運用江蘇畫派 水墨技法向恩師姚夢谷致敬,有一首詩:「少室默然作壁觀, 安心即可授神光, 楞伽經典為範本, 二入四行競相傳。」

 
 
 
  • Facebook Classic
  • Twitter Classic
  • YouTube Classic

Join us on:

 

Wuyo|Buddhist Painting Studio

台北市大安區通化街19巷11號4樓

Tel: +886-2-2707-7422

 

Copyright © 2014 by 覺無憂. All Rights Reserved. 

Your details were sent successfully!